admie 2月/ 14/ 2020 | 0

好象是说长的跟人一模一样而且有思维的机器人占领了人类绝大部分城市和领土,在一个被战火摧毁的废墟城市里,一群机器人模仿人类在城市里生活,跟人一样在街上行走,做着各种事情,这…

好象是说长的跟人一模一样而且有思维的机器人占领了人类绝大部分城市和领土,桑德森在一个被战火摧毁的废墟城市里,一群机器人模仿人类在城市里生活,跟人一样在街上行走,做着各种事情,这里也分和冷酷群体,我只注意到有一个没什么攻击性的机器人显的比较软弱他在地下经营一个类似酒吧的地方,专门提供水.各种饮品,不过他常常被欺负,某一天这个城市来了一个陌生机器男人,这个机器人好象是来找人类在这里遗留的武器,为此他跟这城市所有冷酷机器人干上,最也解决了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身穿黑色衣服机器姐妹两,那些机器人头断在地上还能讲话, 我只记的这些,描述有些模糊,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因为一场核战,人类成为了类似于传说的生物,在地上生活着各个帮派的机器人,在他们中间流传着人类归来并要将他们消灭的传言,各方都十分恐惧,希望率先找到人类埋在地下的宝藏——。

有骑士味道的Omega Doom是一个被人类“洗脑”的机器人,他带着一颗子弹来到两个敌视部落集聚的地方,这个荒芜之地被认为是武器埋藏之所,而Omega要做的就是挑拨离间,歼灭双方。

《银翼杀手》(Blade Runner),台湾首映时译名为《2020年》,但后来发行录像带时改片名为《银翼杀手》并沿用至今。香港首映译名为《2020》。为1982年的科幻电影,由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执导。描述公元2019年11月,一个如人间地狱般混乱的洛杉矶。影片拍得十分含蓄,细节非常细致。

《银翼杀手》(英文Blade Runner),是经典黑色科幻电影,在香港地区又被译作《刀锋战士》、《公元2020》。拍摄于1982年,主角迪卡德(Deckard)由著名好莱坞影星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扮演。导演是莱得利·斯考特。

这部电影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原著脚本,但借用了菲利普·迪克的小说《机器人梦到电动羊了吗?》中的一些想法。这部电影不同于一般的美国科幻大片。电影特技效果虽不及《星球大战》那样有气魄,但在细节上的刻画非常的有水平,飞旋车(Spinner)飞过洛杉矶上空时那细致入微的效果难以让人找到任何瑕疵。另外,这部电影的背景音乐水平也是得到公认的,作曲家范格里斯使用电子合成器演奏的富有未来末日感的合成乐,渗透到情节中的效果显得非常的含蓄和贴切。

《银翼杀手》在1982年上演时掌声寥寥,观众很难接受这部气氛压抑,阴郁的影片——几乎没有一个光明的镜头,几乎没有动人心魄的刺激点,角色总是在阴暗的角落里喃喃低语……刚刚经历了几部娱乐巨作强烈的视听冲击的观众,很难对这样一部灰色,晦涩的影片产生兴趣,甚至哈里森·福特自己也承认片中没有任何发挥的空间……如今,这部影片的魅力终于得到了认同,欧美影迷的评选中,该片总是排名前列。

这部充满阴郁、压抑的作品中,始终贯穿着对人和人的价值的思辨。一方面人类试图消灭由自己亲手制造出的在各方面都强于自己的复制人,而另一方面复制人为了生存的权利与人斗争的矛盾,迫使观者不得不透过复制人的命运来反思自己:什么是生命?以及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些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被人们忽略的问题。

片中阴暗的天空、潮湿的街道与大屏幕中日本歌伎单调的吟唱映衬出潜伏于人们心中的躁动与不安,“银翼杀手”迪克的阴郁和不苟言笑,人们的冷漠麻木与主人公对追杀对象的爱形成强烈反差。这一切无不透露出人们心中隐藏于的对于未来的恐惧,对造物者的质疑以及对于自己身份认知的不确定感。

哈里森·福特在片中扮演一名银翼杀手,为消灭反叛的复制人而存在。由于影片整体风格的低调,Ford的表演也并不抢眼,但并不等于聊胜于无,时而游离时而坚毅的眼神,足以把一个时常处于矛盾之中,为自己的身份而困惑的银翼探员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影片末尾的悬念,也成为影迷们讨论的热点。

若将哈里逊·福特(Harrison Ford)排除在外,《银翼杀手》(Blade Runner)拥有一群为数庞大但相较之下不为人知的演员阵容:

哈里逊·福特(Harrison Ford) 饰演 里克·狄卡(Rick Deckard)。由于《星际大战》(Star Wars)及《帝国大反击》(The Empire Strikes Back)所带来的成功,但仍处于《法柜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上映的前一年,福特当时正在寻觅一个有戏剧深度的角色。在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向迪莉与史考特赞美福特,并播放了一些法柜奇兵的精彩片段之后,他们便决定要将福特列入演员名单中。但由于银翼杀手刚上映的时候票房惨淡,加上与史考特之间产生摩擦,福特始终避于谈及此影片。

罗格·豪尔(Rutger Hauer) 饰演 罗伊·贝逖(Roy Batty)。作为一名暴力、但心思复杂难懂的人造人首领,豪尔的演出是简洁而令人印象深刻的;除此之外也被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誉为“完美的贝逖–冷血、亚利安人种、无瑕疵的。”(perfect Batty — cold, Aryan, flawless.) 在豪尔演出过的许多部影片中,银翼杀手是他的最爱。他曾经解释说:

肖恩·杨(Sean Young) 饰演 瑞秋(Rachael)。作为22岁完美女性的化身,对于银翼杀手,尽管由于演戏经验的不足与稚嫩,而曾与福特和史考特产生摩擦,杨始终将其视为众多喜爱影片之一。

爱德华·詹姆士·奥墨斯(Edward James Olmos) 饰演 盖夫(Gaff)。奥墨斯利用本身复杂多变的种族背景,帮助其建立在影片中所使用的虚构“混合城市腔”(Cityspeak)语言。拥有这项特质,也让他在剧中创造了一个神秘且朦胧的角色,当他对狄卡观察、下结论(透过他的折纸)的时候,也让人对他的真正角色摸不著头绪。虽然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但对于情况的掌握,有时却知道得比狄卡更多。

黛莉儿·汉娜(Daryl Hannah) 饰演 普莉丝(Pris)。透过与罗伊·贝逖的相爱,汉娜试著表达人造人危险的无知。

艾门·沃许(M Emmet Walsh) 饰演 上司布莱恩(Captain Bryant)。沃许没有辜负身为一名优值演员的名誉,出演了一名酗酒成性的老警探。

乔·特科尔(Joe Turkel) 饰演 博士埃尔顿·泰瑞(Dr. Eldon Tyrell)。拥有一副自信、深具穿透力的声音,并且以假威风来自我夸饰,这位公司的大人物指挥著科学上的发展,几乎不具同情心的他,成功建立了一个殿基于奴隶制度的企业。

威廉·桑德森(William Sanderson) 饰演 J.F.赛巴斯汀(J.F. Sebastian)。是一名安静不多话且孤独的天才,他深具慈悲心肠且具有服从的特质,这样的特质为桑德森带来更多各式各样的挑战。

布里翁·詹姆士(Brion James) 饰演 里昂(Leon)。虽然乍看之下他只是名愚笨、只靠蛮力做事的人造人,里昂确实有着近乎直觉的智能潜力,这帮助他差点杀了贺登、折磨老周,并且打击狄卡。

乔安娜·凯西蒂(Joanna Cassidy) 饰演 卓拉(Zhora)。在有限的时间里,凯西蒂传达了身为一名坚强女性的奉献,也看见了人性的黑暗面,她的死带给了狄卡无限悲伤。

摩根·波尔(Morgan Paull) 饰演 贺登(Holden)。在首次对抗“连锁六型”(Nexus-6)人造人的过程中,贺登并没有太多的出现机会,但他确实在中枪后仍然试着拔枪对抗,并且在被删掉的医院一幕中,告诉狄卡小心应付那些人造人。

詹姆士·洪(James Hong) 饰演 汉尼拔·周(Hannibal Chew)。一名年长的遗传学者,他热爱他的工作,特别是一些有关于合成的眼睛。

饰演阿巴杜·哈桑的人仍是未知。此人便是影片中狄卡所质问的毒蛇商人,至于此人是谁却仍然是个谜。

由范吉利斯(Vangelis)所制作的《银翼杀手》电影配乐是具有古典成份和,雷利·史考特想像出来反映黑电影的未来合成,的黑暗旋律组合。范吉利斯–当时由于《火战车》( Chariots of Fire ),刚从奥斯卡金像奖(Academy Award)赢得奖座–用他的音乐合成器进行编曲。范吉利斯以“太空”模式为2019年的音乐创造出一种名为“新世纪音乐”(new age music)的风格,就像在他的专辑“天堂与地狱”(Heaven and Hell)中听到的一样。他同时使用了各种不同的乐钟,以及同事戴米斯·鲁索斯(Demis Roussos)的人声来创作。雷利·史考特另外也采用了范吉利斯“回头见”(See You Later)专辑中的一首“葛林的回忆”(Memories of Green)。(此专辑为管弦乐版本,在史考特后来的一部影片《情人保镖》(Someone To Watch Over Me)中再度获得采用)

“基于情感上和不稳定的特性,银翼杀手的配乐以丰富、有特色的声音表现了诸多冲突(纷争之于和谐,光明之于黑暗)。”br>

尽管受到广大乐迷的热烈赞扬–1983年荣获“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和“金球奖”(Golden Globe)提名为最佳配乐–加上宝丽德唱片公司(Polydor Records)在影片的最后也附上标题许下承诺将会推出配乐专辑,但最后原声带的推出仍然是延迟了长达十年。银翼杀手的电影配乐有两种官方版本,其中一种是由新美洲管弦乐团(The New American Orchestra)推出的管弦乐版本,1982年由原始配乐改编而成,有著细微的相似度。有些乐曲在1989年浮出,但直到1992年推出导演剪辑版才开始大量发行。无论如何,虽然专辑中大部份的乐曲都是来自于影片,仍然有少数范吉利斯编的曲,但最后没有收纳进其中,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新的作品。有许多人因此认为这并不是一张能作为配乐的充分代表作的专辑。

由于专辑制作上的延迟,以及粗劣的重制品质,导致许多私制专辑(bootleg recordings)盛行了好几年。其中1982年的版本在科幻大会上造成轰动,使得官方发行版本延迟,并且在1993年由“环球音乐”(Off World Music, Ltd)发行了一张专辑,比1994年的范吉利斯官方CD包含了为数更广的乐曲。“刚果唱片”(Gongo Records)稍后也发行了一张几乎同性质但音质稍佳的版本。到了2003年,另外两种版本也现世了,“Esper Edition”,其稍早于后来的“Los Angeles – November 2019”。有著双光碟的“Esper Edition”合并了官方释出的乐曲、刚果唱片的版本,以及电影本身的配乐。最后“2019”为单碟,其内含了电影中几乎所有周遭的声音,并以一些“Westwood”公司所推出“银翼杀手”游戏中的音乐填充其中。在所有的版本中,刚果唱片被公认为是音质的最佳表现版本,而“Esper Edition”与“Los Angeles – November 2019”版本则是最能纪念该影片的代表作。

《银翼杀手》于1982年6月25日于1290处戏院上映,此日期是由该片的制片Alan Ladd所挑选。由于他之前的高票房(highest-grossing)影片(《星际大战》(Star Wars)与《异形》(Alien))都有著接近的上映日期(5月25日)于1977年和1979年,使得这成为他的“幸运日”。然而,在上映的当周票房却是令人失望的6.15百万美元。造成票房不如预期最显著的原因之一,便是与另一部科幻片《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意外撞期,该片于1982年6月11日于美国上映,且占据了当时大部份的票房。

影评家对于银翼杀手抱持两极化的态度,部份人士认为这样的故事只是炒冷饭,而且并不是像广告所言为“动作/冒险”类电影。而另一派人士则对其故事的复杂度赞誉有加,并且预言该片将禁得起时间的考验。

一般普遍的评论认为,其缓慢的步调将降低其戏剧强度。一位影评家也因此戏称其片名应为“Blade Crawler”。Roger Ebert赞赏银翼杀手在视觉上的表现,桑德森系列但也觉得关于人类的故事有些空洞薄弱,Ebert认为泰瑞(Tyrell)的角色个性不具有说服力,而且在安全措施上有著明显缺失,以致于罗伊(Roy)轻易地就能谋杀泰瑞。同时他也相信,狄卡与瑞秋之间的关系,应该主要是为了秘密计划而共处,而不是为了男女私情。

其它的评论家则以片中强烈的视觉表现来作为反驳,人类在影片中的世界人性尽失。除此之外,狄卡与瑞秋之间的互动可以视为对人性的必要肯定。后来,Ebert和Gene Siskel承认先前对于该影片负面的看法是错误的,并一致认为该片是现代经典之作。

大家不明白就别忽悠人了,还整个机械公敌。看清人家写的电影剧情。。。桑德森机械老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