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床博卡西班牙大战 足球大咖扎堆伯纳乌都挺谁?

北京时间周一凌晨,2018赛季解放者杯次回合比赛在马德里的伯纳乌球场打响。最终,“主场作战”的河床通过加时赛以3∶1取胜,捧起今年的解放者杯冠军奖杯。值得一提的是,来看球的可不只是球迷,许多足坛明星也都来到现场观战。

先前,博卡与河床在解放者杯决赛首回合打成2∶2。第二回合应该在河床主场进行,然而因为球迷闹事,比赛一再延期。南美足联选来选去,最终选择在西班牙马德里的伯纳乌体育场进行。

从炎热的夏天到寒冷的冬日,解放者杯决赛来到西班牙,两队的球员们多少有些不适应,即便这里的人也用着西班牙语,但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的那种狂热几乎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纯粹的围观式氛围。

不过,来看球的可不只是球迷,许多足坛明星也都来到现场观战。马德里竞技的主帅西蒙尼携妻子现身看台,队长和当家前锋格列兹曼也在包厢观赛。除了马竞将帅,曾在皇马效力的哥伦比亚球星哈梅斯也回到了曾经的主场,哈梅斯是为了自己的好兄弟金特罗而来。在哥伦比亚国家队,金特罗就是哈梅斯头号替补。

刚刚击败国际米兰赢下“意大利德比”的尤文图斯众将也组团来到了伯纳乌。今年夏天从皇马转会尤文的葡萄牙巨星C罗专门订了一个包厢,他也对这场比赛充满期待。不过,或许是为了避嫌,C罗最终放弃了重返伯纳乌,而是让队友们自行前往。没了带头大哥,尤文众将被伯纳乌的保安“百般刁难”,在伯纳乌的安保人员眼里,博努奇、基耶利尼、本坛库尔和佩林似乎不是名人。最终,尤文前锋迪巴拉通过个人关系搞掂了保安并顺利带兄弟们进了场。

阿根廷元素众多的国米也有人到场。阿根廷老队长萨内蒂来了,阿根廷主力中锋伊卡尔迪也来了,在皇马和国米都效力过的坎比亚索也在。此外还有卡维纳吉、卡尼吉亚、迪亚斯、萨维奥拉等众多阿根廷足坛名宿。这么多大牌现身看台,西班牙《马卡报》戏谑:伯纳乌第一次观众席大牌比场上还多。

当晚伯纳乌看台上最大牌的球星无疑是梅西,他带了10多名亲友随行,包括父亲豪尔赫与儿子蒂亚戈。现场观众一发现梅西便立即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多年来,梅西从未在伯纳乌受到如此礼遇,梅西也忍不住向球迷挥手致谢。

梅西出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少年时代曾在当地的纽维尔斯老男孩少年队学球。接受采访,梅西一直说自己是纽维尔斯老男孩球迷。虽然对于河床和博卡青年,梅西从未表示过自己的偏好。但媒体从一些细节发现:梅西可能更中意河床。

外媒报道,2000年,12岁的梅西曾到河床青训营试训,但他最终没能进入河床少年队,因为当时河床只招收13岁或13岁以上的少年球员,梅西因年龄小而被刷了下来。出道之初,梅西坦承自己的偶像是艾马尔,要知道艾马尔出道于河床,在1997年至2000年为河床效力过。爱屋及乌,梅西支持河床顺理成章。看到河床最终夺冠,梅西面露笑容但情绪还算克制,并没有显得特别开心。其实,2015年的世俱杯决赛中,梅西率巴萨3∶0击败河床时就比较低调。

马竞教练迭戈·西蒙尼当然不会说他是哪队球迷,因为这就会断送一条出路。不过大家都知道,西蒙尼曾执教河床,他儿子奥瓦尼·西蒙尼也曾效力河床。

阿根廷前锋伊卡尔迪站哪边?要知道伊卡尔迪的妻子旺达在社交网站上晒出身穿博卡、河床、阿根廷球衣的照片。然而这并没有讨好两方球迷。有河床球迷就在旺达的INS下表示:“真正的河床球迷绝对不会穿上博卡球衣!”伊卡尔迪出生在阿根廷,但6岁时就搬到西班牙,他倒是说过自己从小就是国米球迷。

当晚到场的还有格列兹曼,他身穿博卡青年的球衣,背后的号码名字则是博卡的乌拉圭中场南德斯。作为一名对乌拉圭极有好感的球员,格列兹曼挺博卡,旗帜鲜明。

坎比亚索曾效力河床,但他现在担任比赛解说嘉宾,在公开场合并没有明确表示支持哪一边,发言也是以阿根廷足球的角度出发。

阿根廷球星萨内蒂则保持中立。对于阿根廷球队会师解放者杯,又因为暴力延迟的事,萨内蒂前些天表示:“对于阿根廷球队来说,打进决赛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而由于暴力事件导致比赛无法进行是荒谬的,这损毁了阿根廷足球在全世界的形象。”萨内蒂还没有公开表示过自己的选择。

博卡河床的对立,与其说这是两支球队的较量,不如说这是两个阶层的对抗。博卡区是阿根廷首都贫民的聚集区,博卡青年队便诞生在这个海港的郊区。最初,它是由五名来自意大利的移民成立的一家业余俱乐部,直到1913年,博卡青年才开始上升到甲级联赛。博卡青年的老对手河床队最初也坐落在博卡地区,直到20世纪30年代,后者搬到了富裕的努涅斯区,成为富人阶层的寄托。河床和博卡的恩怨也由此产生。

与河床不同的是,博卡青年从成立至今一直“留守”在博卡区,在它们的荣誉簿上,博卡青年拥有31次联赛冠军,18座国际俱乐部大赛的奖杯,其中包括6座南美解放者杯的奖杯。骄人的成绩和忠诚的精神赢得了博卡区球迷的心,这也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工薪阶层拥护博卡青年的原因。

因为阿根廷球迷的暴力行为,解放者杯两次延迟,最终走出南美到欧洲举行。为啥地点选在西班牙伯纳乌?

西班牙和阿根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历史上,西班牙就是阿根廷的宗主国,不仅阿根廷的官方用语是西班牙语,在行政规划、生活习惯等方方面面,阿根廷都和西班牙颇为相似。正因于此,两国在足球上的交流也比较频繁,很多阿根廷球员登陆欧洲的第一站都首选西班牙。

从这个角度来看,南美足联和阿根廷足协最终把决赛次回合放在马德里举行,也是移师海外的第一选择。

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到马德里,直线个小时。斜穿过整个大西洋,两支球队虽然叫苦不迭,但海洋也切断了打算闹事的足球流氓。

解放者杯是南美足联的最高级别俱乐部赛事。解放者杯在南美足坛的重要性如同欧冠之于欧洲、亚冠之于亚洲。在世界足坛的赛事声望中,解放者杯可以排在第七位,只低于世界杯、欧冠、欧洲杯、西甲、欧国联和英超。

1955年,欧足联创办了欧冠,这项赛事很快便取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借鉴欧足联的成功,南美足联也创办了一项洲际级别的俱乐部赛事。南美足协于1960年举行首届赛事,赛事名称一度考虑过“美冠”、“美俱杯”等欧洲式的名字,但综合考量之后,南美足联将其命名为“解放者杯”,意在纪念南美国家独立运动领袖西蒙·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等人。

解放者杯跑到欧洲打,显然南美球迷最不开心。在南美洲足球联合会宣布这个消息后,阿根廷“球王”马拉多纳大发雷霆,怒斥南足联主席亚历杭德罗·多明戈斯。

马拉多纳说:“我想对多明戈斯说:我要去观看博卡对阵河床的决赛,但如果我家人也要去呢?我也要带他们一起去马德里吗?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当我们是总统?你知道这会花多少钱吗?”

马拉多纳还说:“其实,他们才是足球流氓,他们没有资格胜任这份工作,他们真是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