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版女郎短裙宣传护士节(组图)

2005年5月11日,伦敦,三版女郎蕾兰妮( Leilani Dowding )穿上知名内衣品牌Ann Summers特制的超短护士服大摆诱姿为国际护士节做宣传,翘臀丰胸毕露诱惑人心。

“5.12”国际护士节是为纪念国际医务护理创始人南丁格尔而设定的纪念日。在英国,三版女郎组图护士购买Ann Summers内衣都能享受八折的优惠,以感谢对她们为公民健康作出的贡献。

大胸女人的诱惑–找寻辣妹与三版女郎乔丹心灵切合点(2002/03/15 16:34)

图文-《太阳报》新足球宝贝出炉 劲爆身材不让三版女郎(2002/02/22 13:19)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多明戈斯

美国权贵俱乐部膜拜20年女神是三版女郎(组图)

美国知名权贵俱乐部堪称全球最隐秘的男士俱乐部。说它权贵,会员中满眼望去都是总统政要、金融家科学家艺术家;说它隐秘,俱乐部虽屡屡传出异教徒祭祀、同性恋、召妓等丑闻,但连媒体都刺探不出内幕。百十年来,它一直像一个谜。今年,俱乐部又爆出一个猛料,他们苦苦寻找的膜拜了20年的“女神”竟是个“三版女郎”。

美国知名权贵俱乐部波希米亚俱乐部(BohemianClub)堪称全球最隐秘的男士俱乐部,目前有会员2700名,当中非权则贵,包括大多数来自共和党阵营的美国前任总统、少数阵营前总统、政要、企业家、金融家、科学家和艺术家。

波希米亚俱乐部每年7月都要举办两周夏令营。2007年,他们有意安排一场晚宴,向一位年近50的退休模特儿诗安·艾荻琼斯致敬。因自1980年以来,诗安便一直是他们顶礼膜拜的对象。

成立于1872年的波西米亚俱乐部只收男性,成员皆为各界菁英,包括尼克松总统、老布什总统、福特总统、基辛格、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前国务卿鲍威尔等政要,以及演员兼导演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多明戈斯1960年代迷幻摇滚乐团死之华创办人巴布威尔等。

波西米亚俱乐部每年7月中旬都会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里欧一个名为波西米亚树林(BohemianGrove)的野营地举办夏令营。拥有2700名成员的俱乐部,每年向每位会员收取一万美元年费,严禁成员对外谈论活动。然而纸包不住火,某些活动仍被外界知悉,例如成员们除辩论国家大事,也举行神秘的异教徒献祭。如今,外界对他们的了解又多了一项:俱乐部许多成员自1980年以来,便一直对悬挂在营地内一栋小木屋外的艳照行注目礼。

27年来,俱乐部成员一直不晓得这张艳照里的美丽女郎是谁。2007年,他们打算在夏令营活动期间,邀请这位金发美女出席一场特地为她举办的晚宴,并责成一个25人寻人小组,找寻这位美女。

俱乐部会员、加利福尼亚一名金融家说:“这张艳照挂在营地内斯基杜阵营(Skidoo,意为离开)一栋小木屋外。由于拍摄精美,加上模特儿长相迷人,全俱乐部的人都知道这张照片。今年夏天,是俱乐部斯基杜阵营成立100周年的纪念,所以我们想举行一场正式的晚宴向她表示致敬。我们还想要一张她的近照,照片将会和她的海报贴在一起。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让这个对我们很重要的女性知道有这么多人崇拜她。”

获邀协寻的加利福尼亚网络专家雷蒙·罗培兹辗转得知,照片女孩其实是曾荣获1976年威尔士小姐的诗安·艾荻琼斯,1980年代是她最风光的日子,除了经常出现在英国《太阳报》第三页外,她还是邦德女郎,曾参与1985年007电影《雷霆杀机》演出。

为与她联系,寻人小组找上威尔士小姐选美会的主办方。2004年,他们曾邀请历届威尔士小姐与会,无奈诗安并未出席那场盛会。

雷蒙·罗培兹说:“看到照片后,有些人以为她是已经退役的英国模特卡罗琳·科斯,她也是邦德女郎,出演过《007之最高机密(ForYourEyesOnly)》。如果真的是卡罗琳·科斯的话,那事情就显得益发戏剧性了,因为卡罗琳本来是个男孩子,后来做了变性手术成为女人。当我在美国亚特兰大找到她时,她告诉我说,‘我恨自己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她是诗安·艾荻琼斯。’

“威尔士小姐组委会2004年曾经邀请历届当选小姐回总部一聚,但艾荻琼斯没有出现,所以组委会对找到诗安也无能为力。

“几经周折,我们找到了诗安妈妈在威尔士的电话,她不在家,我们留言,但始终没有收到她目前的回复。”随着庆典时间的逼近,波希米亚俱乐部的寻人小组一度以为他们找不到这个美丽的女人了。幸运的是,我们最终找到了她。

英国《周日邮报》经一番查访,终于追踪到目前居住在西班牙东北外海伊比萨岛的诗安。洗尽铅华的她目前和意大利籍夫婿罗可、14岁儿子迪兰以及领养来的4岁女儿塔鲁拉同住。

诗安获悉自己竟是美国若干权贵人士积极寻找的对象非常吃惊,并对他们准备举办晚宴向她致敬感到困惑。受宠若惊的诗安表示,她的模特儿生涯早已成为过去。再者,那是个神秘兮兮的俱乐部,她怎知道那会是一场绅士的晚宴,还是一群男人在森林里乱跳乱搞集会?

波西米亚俱乐部规定,除了受雇在活动中工作的女性人员外,禁止女性参与俱乐部活动,因此成员们不能邀请诗安本人出席,他们希望诗安能向俱乐部致上正式的问候,并附上她的一张近照。

俱乐部发言人宣称,想要对诗安致敬的成员都是很好的人,他们的动机是体面的。“他们希望能够在晚宴上读出她的贺辞,并将其近照挂在海报旁。他们只想向一名对我们意义重大的女士致意。假如诗安愿意表达问候之意,他们顶多就像一群男孩子那样,非常开心。”据说,俱乐部还会邀请英国首相布莱尔,前首相约翰·梅杰和菲利普亲王前来参加这次庆典。

被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誉为“地球上最伟大的男士派对”的波希米亚俱乐部,成立于1872年,成立初衷为了给作家、艺术家和音乐家提供一个避风港。随著岁月的流逝,丛林逐渐以成为另一类波希米亚会员——地位显赫的政客和企业主管——的私人憩所而著名。

波希米亚俱乐部每年都会举后它为期两周的夏令营,这聚会举行在蒙特里欧约2700英亩的波希米亚小丛林的独特地方,大约在加州旧金山市以北70英里之处。

俱乐部的会藉,只对男士开放,估计大约有2700个,俱乐部混合了顶级政治家和极度富有的人,包括很多财富500强大企业及跨国机构的总裁。

它的会员名单包括包括自凯文·柯立芝(1923年至1929年出任美国总统)以来的所有共和党总统,同时包括少数总统、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前国务卿鲍威尔;大卫·洛克菲勒、IBM的小汤玛士华生,杜邦的洛夫贝利,世界银行的克劳森、柏克德(Bechtel)建筑家族的后人;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新闻主播克朗凯特,保守的国家评论杂志的总编辑巴克莱;左倾小说家杰克·伦敦、擅长描写魔域的传奇作家安布罗斯·比尔斯、史努比的漫画家查尔斯·舒兹等等。

这个非富即贵的神秘俱乐部吸引了许多人,如果想加入俱乐部,必须要有两名会员的推荐,虽然每年会费高达1万美元,但不少人仍趋之若鹜甚至愿意排队等15至20年。

菲利普斯教授在论文里认为,很多在这俱乐部会藉之内的利益集团都会得到利润丰厚的政府合约作补助,包括军事的、石油的、银行的、公用事业的及传播媒介的,这很普遍。“波希米亚俱乐部的会员网络尤其强大,而且成员之间互相介绍也看中社会地位,俱乐部只吸纳他们认识或者信任的人。”

2004年,《旧金山纪事》报刊登文章,介绍波希米亚俱乐部里又划分为125个小阵营,有些阵营的名字很有意思,譬如“狗屋”、“网之子”、“小人国”等。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前局长肖恩·奥基夫就是波希米亚俱乐部“路边木”阵营的一员。

奥基夫第一次接触波希米亚俱乐部是在1993年,他接受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大卫·雪利的邀请,参加了俱乐部的活动,从而成为会员。雪利是名核物理学家,是195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格伦·西博格的弟子。

奥基夫庆幸自己的申请非常顺利,没有等太久。奥基夫也推荐了不少人,有两个人至今还未能入会,一个是化学家西博格,直到他去世,俱乐部也没批准他的申请。另一个是凯文·斯塔尔,加利福尼亚州的退休议员,现在也还未成功。

2004年“路边木”阵营的会员包括,曾经担任FBI和CIA局长的威廉斯·韦伯斯特(WilliamsWebster),歌手吉米·巴菲特(JimmyBuffett)和获得过普利策奖的作家赫尔曼·沃克(Herman Wouk)。

奥基夫说:“这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奥基夫透露,每次聚会会员们会讨论这种各样的话题,包括哥伦比亚航天飞机爆炸7名宇航员全部罹难这样的新闻,而知识分子和政治家更愿意讨论国家国际大事。

奥基夫称每年的聚会都令人非常愉悦,不用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会在营地里的小河游泳,或者在红树林里慢跑。三版女郎组图“在乡村自由自在的感觉非常好。而且,能够亲耳听到基辛格的演讲可不容易,他的演讲有一种魔力。”

奥基夫2005年曾邀请朋友——美国监事会的成员斯图尔特·斯莱克参加俱乐部露营。斯莱克透露:“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吉姆·塔拉尼克也是经奥基夫介绍加入波希米亚俱乐部的,他曾是NASA总部职员,现在是美国内华达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塔拉尼克说:“我们在俱乐部分享了许多思想。”根据2003内华达大学内部文件记载,NASA聘用塔拉尼克为太空辅助计划主管,然后给内华达大学资助50万美元用于此计划。

塔拉尼克介绍他们的“路边木”阵营成员大多是律师、银行家、作家、艺术家和科学家。“路边木”阵营在午餐过后经常进行诗朗诵,晚上还开音乐会,吉米·巴菲特给他们唱歌。而奥基夫特别喜欢加入不同阵营的音乐会,他经常拉着塔拉尼克在各阵营营地串门子,音乐会、演讲甚至是魔术表演也不错过。“奥基夫对什么都有兴趣,不到凌晨3、4点钟,他不愿意上床睡觉。”塔拉尼克说。

塔拉尼克说,许多阵营的会员都有刺着猫头鹰的统一会服,他自己就有绣着猫头鹰的衬衫、外套和帽子。而奥基夫说自己没有收集猫头鹰的系列用品。

塔拉尼克承认,湖边有一个很大的猫头鹰雕像,还是电动的。而且,50年前,俱乐部的树林里还有一只真猫头鹰,当会员们为它找来一只雌猫头鹰伴侣后,没几天,这只猫头鹰把雌鹰给吃了。塔拉尼克还承认,俱乐部的仪式中的确有火烧的仪式。而且俱乐部无限制地提供雪茄和美酒,每次回家,塔拉尼克都是满身的雪茄味。

这个夏令营有两部分,其中一部分叫做“湖畔会议(LakesideTalks)”,于每天中午12点半举行。会员们发表演讲,讨论国事。

1997年,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所长克里斯托夫·德穆斯(ChristopherDeMuth)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宁(AntoninScalia,他也是小布什参选总统的主要帮手)分别主讲了“富裕的市场和政治的胜利”和“教会,国家,宪法”题目。1998,老布什旗下的前国务卿詹姆士贝克(JamesM.Baker)和克林顿旗下的前国防部秘书培利(WilliamPerry)分别主讲了“美国的领导任务”及“二十一世纪的预防性防卫及美国安全策略”。

1999年,由华盛顿邮报的布洛得, 现布什政府的国务卿鲍威尔及阿肯色州民主报的晓士曼主讲。

1999年,波希米亚俱乐部周年夏令营的参与者据说还有老布什,现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及他弟弟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前国务卿基辛格,鲍威尔,老布什及现副总统切尼更被目击一同返回。

美国森诺玛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彼得·菲利普斯的博士论文内容就是探讨波希米亚俱乐部,论文题目是“相对优势:旧金山波希米亚俱乐部的社会学”,菲利普斯在论文里大致介绍了俱乐部的历史、传统和争议。

俱乐部的座右铭“Weaving spiders, comenothere(蜘蛛们,离开这里)”,选自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第二章。菲利普斯教授对座右铭的理解是,俱乐部希望世间庸人不要随便来打扰菁英会员们。

会员马里·摩尔非常不赞同俱乐部的极度保密制度,从1980年起他就一直想建立网站,让外界对俱乐部略有所了解,但也一直没有如愿。特别让摩尔觉得可惜的是,在每年夏令营的“湖畔会议”上,政治家或者总统都会发表演讲,摩尔认为这些演讲稿应该传播出去让民众也知晓。

摩尔也批评俱乐部只吸收男会员的制度是对女性不公平,他始终不认为吸收女性会员会对俱乐部产生什么不良影响。

夏令营的另一部分,却似乎远没“湖畔会议”来得冠冕堂皇,不时被爆出同性恋、召妓、神秘仪式等颇具争议性的传闻。在波希米亚俱乐部成员西装革履的背后,似乎还藏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1989年,《间谍杂志》记者菲利普·韦斯报道说,他亲眼看见会员们举行神秘仪式的场面。会员们会脱掉西装,换上一套红色长袍,头上还罩着长兜帽,手持火把绕着俱乐部那巨大的猫头鹰图腾开始转圈,并模仿古代的敬拜仪式向摩洛献活婴儿火祭及喝生人血。(注:摩洛神,是古代腓尼基人所崇拜的神之一,信徒常常要将儿童活活烧死,以向其祭祀。因此,摩洛神也被视为极为可怕的异教神,也被引申为极为可怕、恐怖的事物。)这种神秘篝火仪式至今已有125年历史,它象征着丛林聚会的神秘以及在丛林的两周内每个人享受无上自由的权力。

在仪式开幕式上,会员们会被告知男人是由两个矛盾体组成,一个是自己的真实,一个是自己的幻想。他们需要逃离现实世界,与其他人联系。有许多报道称,在俱乐部中同性恋行为蔚然成风,其中甚至包括某些在公开场合反对同性恋的人物。此外,在这个市郊的偏僻小树林里,妓女们更是随时待命,以满足会员们放纵行乐的需要。因为野营会场严禁女性进入的规定,许多妓女(包括男妓)都只能聚集在中心会议区的外围。因为俱乐部极端保密的政策,会员们在这里恣意放纵时感到很安全,可以说想说的任何话,做想做的任何事,而不必担心现实中的家庭、朋友以及公众形象。

对此,奥基夫承认,在营地的湖边的确有一块很像猫头鹰的大石头,猫头鹰是俱乐部的会徽,象征着智慧和友好。但是他否认会员们身穿长袍进行什么祭祀活动。奥基夫声称不明白外界怎么会有那么多对波希米亚俱乐部抱有成见。

《人物》杂志记者想方设法混进俱乐部,参与其中的活动,但很快被人发觉,并被扫地出门。

众所周知的是,每年7月,波希米亚俱乐部成员都会聚集起来召开“湖畔会议”,发表演讲,讨论国事。比如美国最高级别的官AntoninScalia曾在1997年在会议上发表过名位《教堂、国家和宪法!》的演讲,尼克松时代的美国司法部长埃利奥·理查德森1991年曾发表过《定义世界新秩序》的演说,而前美国防部长加斯帕·温伯格1981年的演讲题目则叫做《重新武装美国》。

这个神秘的俱乐部已经延续了150多年的历史。由于俱乐部严密的安全保卫,很少有记者能够近距离了解它。《旧金山纪事(SanFranciscoChronicle)》报的一篇文章提到,俱乐部营地外高挂着“不准入内”和“只对会员和客人开放”的招牌,而且保安还用双眼望远镜和红外线传感器监视通往营地的道路。菲利普在文中称,俱乐部曾经对媒体友好开放,但在经历过1929~1933年大萧条时期后,转变了态度。这可能也与经济大萧条后,旧金山阶级划分明显阶级之间压力增加有关。俱乐部认为最好不要再跟媒体进行接触,不要再对外透露太多,因此定下规矩,如果成员对外透露俱乐部情况,将会被开除。

此外,就算有人想方设法了解到些许内幕,但也不被允许报道。1991年7月,《人物》杂志旧金山分部主管德克·马斯森在一名波希米亚俱乐部行动网络积极分子的帮助下,三次成功渗入俱乐部内部,意图揭开神秘的冰山一角。然而包括时代华纳管理层、《人物》杂志老板等媒体大亨,都亲自出面禁止麦斯森抖搂俱乐部的秘密。

混入俱乐部后,马斯森想办法参加了一场名为《明智武器》的演讲,主讲人的来头可不简单,是美国前海军部长约翰·利曼。利曼在演讲中透露,海湾战争期间,五角大楼估计被美国及其盟友杀死的伊拉克人达到20万人。但没过多久马斯森的身份就暴露了。7月20号,他在参加庆祝晚宴时迎面撞上两位来宾:一个是时代华纳的执行董事,一个是《人物》的出版商。这两位媒体大亨当然立刻认出马斯森的身份。很显然,他们两人对传媒界的忠诚度远比不上对俱乐部的,马斯森很快被扫地出门。

由于俱乐部严密的安全保卫,很少有记者能够近距离了解它,就算有人想法挖到些内幕,也不被允许报道。俱乐部成员与媒体高层的密切关系,让许多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得到保护。

不过,多日的“卧底”工作已让马斯森掌握了不少第一手材料。回去后,他很快写出一篇揭密波希米亚俱乐部的文章,并交给他的编辑。按照计划,这篇文章应该在1991年8月5日出版的《人物》上刊发。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即将发表的文章突然被禁止刊发。虽然《人物》总编辑兰顿·琼斯对此的解释“马斯森并没有足够长的时间去全面了解波希米亚俱乐部,”但马斯森表示,他不认为这是文章被毙掉的真正原因,但也许永远也没人能找到真正原因。不过有一点却可以肯定,波希米亚俱乐部成员与媒体高层的密切关系,让他们不愿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保护。

在俱乐部的成员或客人名单上,不乏传媒界大亨,从时代镜报公司前CEO富兰克林·墨菲到CNN主席、《洛杉矶时报》出版人汤姆·约翰逊不一而足。而当美联社前社长路易斯·博卡迪有次在俱乐部的“湖畔会议”上谈到该社一名记者被绑架的事件时,他很坦白地表示因为俱乐部的听众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物,因此他所透露的绑架案细节将会比对读者报道的多得多。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这里这句诗的后半句也许应该改为“只缘不在此山中”了。波希米亚俱乐部,因为其神秘的行事方式、神秘的规章制度,给外界留下了一个永远神秘的背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多明戈斯

莎娃不仅输掉赛场 吸人眼球难比三版女郎(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多明戈斯

搜狐体育讯北京时间7月4日晚,在温网女单第四轮比赛中,大赛2号种子、多明戈斯俄罗斯美少女莎拉波娃以0-2不敌大赛23号种子、美国名将大威廉姆斯,无缘女单八强。两盘的具体比分为1-6和3-6。莎拉波娃在温网不再神奇,止步16强也平了她在温网的历史最差战绩。之前3年,莎娃都至少闯进了温网女单4强,并且在2004年夺下冠军。

上个月,莎娃刚刚在法网创造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新高,她首次闯入了法网四强。年初,莎娃还打进了澳网决赛,因此人们普遍看好美少女在温网的表现。但是,莎拉波娃在昨天的比赛中却一直没有找到比赛的感觉,她的发球感觉非常糟糕,而且在相持过程中无法抵抗大威强有力的进攻。两位选手在比赛中尽情施展着狮吼功,不过在比赛最后阶段,已经丧失斗志的莎娃停止了呐喊,一记击球下网也让她丢掉了整场比赛。

作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女子运动员,莎娃在场上和场外都一直是媒体的宠儿。不过在本届温网赛事中,莎娃已经不再是唯一的女主角,其他美女球员也先后抢过了莎娃的风头。法国美女格勒文穿上了红色短裤以挑战温网的“白衣规则”,她马上成为了各大小报的焦点人物。同时,塞尔维亚美少女伊万诺维奇的惊艳表现也使她成为了温网的第一宝贝。

在《太阳报》所设立的“温网第一宝贝”网上投票中,莎娃也仅仅排名第二。伊万诺维奇以30%的得票稳居第一,莎娃以18%的得票大幅度落后,她的得票仅比前温网宝贝库娃高出3个百分点。瓦迪索娃、三版女郎组图汉图楚娃、格勒文和基里连科也分别获得了7%左右的票数。

组图:性“赶”传媒系列一 《太阳报》和她的三版女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多明戈斯

编者按:作为网络媒体,我们不能无视信息时代汹涌而来“黄色传播”,尤其是借助网络媒体把传统三大媒体对于“性”的传播发挥到近乎变态的极致。为此,我们通过《性“赶”的传媒》系列文章回溯人类自开始传播信息以来,对于性文化的歪曲、迎合不健康心态的传播方式。尽管做这个专题时,我们也和烟草商一样,免不了陷入“吸烟有害健康”的两难境地。需要强调的是,作为严肃的网络媒体,对于不健康的、庸俗的性文化传播,我们抱以强烈的坚决的谴责态度!

英国最著名的《太阳报》每一天都会推出一个三版女郎,因为刊登在三版,所以叫三版女郎。三版女郎都很青春,半老徐娘那样的不行,虽然穿得比较节约,但赤裸裸、毫不掩饰的那种也不行。这些照片是《太阳报》最新的杰作,他们的意思是想让英超的二十支球队在三版女郎的丰润的身躯上来次搏斗。《太阳报》是天下公认的小报,他们的第三版没有一条足球新闻,但其中的封面女郎却总能和某个球星,某场比赛搭上这样那样的关系,以至于每天都在冲击着男性球迷脆弱的眼球和心理防线。

三版女郎之所以受到英国人的喜爱,除了她们性感、美丽、青春之外,还有一种爱国情操在里面。2000年8月底世界杯外围赛,德国对战英格兰,为了表达对德国方面安排本国家队入住闹市酒店的不满,《太阳报》和它的三版女郎导演了一幕美女救国的闹剧–派出一队女郎前往德国队的驻地,晨早就在外面吹喇叭,就是让德国人睡不踏实。女郎玛丽亚对有机会给德国佬点儿颜色看看感到非常兴奋:我一定使出吃奶的劲儿,为了我们的球队。三版女郎组图我们要让德国人尝尝被雷电劈中的滋味。最后这甚至感动了英格兰队,深受刺激地打了德国一个载入史册的5:1,也算是为英格兰足球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太阳报》无疑给全球的媒体们上了一堂经典的策划课:而且是色、财、名兼得的出色策划个案。然而,为何是第三版女郎才能完成?事实上,全球何处无小报?唯独只有《太阳报》能成为天下闻名的小报,三版女郎绝对居功至伟。这家报纸彻底把影像的趣味商业化了,可以看到她们是有点暴露,但准确地讲连比基尼的暴露程度也不够,一切的挑逗其实都是《太阳报》的成人噱头。弄噱头,搞刺激,一直是天下小报们的生存准则。

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美国《新闻报》与《世界报》激烈竞争发展起来的黄色新闻,在美国报业发展史上留下了一段重要的记忆。当时21个报纸集中的城市里,约有三分之一的报纸是纯粹的黄色报纸。辛辛那提、圣路易斯和旧金山是黄色新闻的中心。资本主义报业行为中,扩大销量、提高利润的最快途径便是利用各类大幅女郎照片、黄色艳遇、明星秘史等批量生产的低俗趣味博取最大量读者。

而100年前的1901年,正是英国小报始祖《每日邮报》的黄金时期,销数达到100万份。100年后,尽管我们现在拥有了更为完备的道德观念,我们也拥有了不必靠黄色也能活得很好的媒体。但站在国际现象的立场上,《太阳报》及其三版球迷似乎没有理由感到任何羞耻,他们培养出来的三版球迷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做秀,一天不出来吹喇叭,倒有点不适应。到底是媒体犯贱还是读者犯贱,看他们对封面女郎的态度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