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塞·希门尼斯:沙特已经投入全部 但我们知道怎么防守和进攻

世界杯(FIFA World Cup)即国际足联世界杯,是世界上最高荣誉、最高规格、最高水平、最高含金量、最高知名度的足球比赛,与奥运会并称为全球体育两大最顶级赛事,甚至是转播覆盖率超过奥运会的全球体育盛事。 世界杯每四年举办一次,任何国际足联会员国(地区)都可以派出代表队报名参加这项赛事。何塞·希门尼斯 巴西目前是夺得该项荣誉最多的球队,共获得5次世界杯冠军,并且在3夺世界杯后永久的保留了前任世界杯雷米特金杯,现在的世界杯是大力神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洛代罗德国在1974年首次捧杯并沿用至今,都统称为世界杯。

关于国际足联丑闻那些你需要知道的人和事

对于足球这项世界第一运动来说,过去的2015年绝对是不平凡的一年。随着美国司法部介入并指控一些足球高官,因此可以将这一年视作是这项运动的一个分水岭。那么就让我们在下面的内容中一同来看看涉案的人员以及他们各自的情况。

在去年的5月27日,林奇将国际足联的丑闻公开,震惊了整个足坛。在声明中,她以诈骗、贪污、受贿和洗钱等罪名向9名国际足联高官和5名市场营销主管发起控告。作为美国司法部长,林奇在如今的国际足联危机中的角色不可轻视。

针对这些指控,林奇在最初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人们期望(这些国际足联官员)能够履行职责,保持足球这项运动的纯净,保护比赛的公平进行。但相反的是,他们为了一己私利而摧毁了世界足球的秩序。”

在去年12月3日,又有16名国际足联官员受到指控。这也是足球这项运动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动荡。

在2013年11月25日,布雷泽对针对他的包括诈骗、洗钱、逃税以及违反多项财务报告准则等共计10项指控认罪。为了操控1998年和2010年世界杯的主办权归属,他制定了相关的回扣与贿赂方案以赢得选票。同时他也在1994年和2002年的两届世界杯的票务销售工作,以及作为中北美及加勒比海足协秘书长期间在金杯赛的转播权和市场营销方面存在违法行为。

如今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布雷泽参与到了案件的调查中。根据已经解密的文件,布雷泽与FBI的探员们合作了两年多的时间,而这也导致了国际足联内部丑闻的爆发。布雷泽还在与FBI签署的合作协议中承诺退回了在2005-2010年期间未申报的所得税,最终他退回了发生在2005-2013年期间的税款并缴纳了罚金,共计190万美元。

埃斯基韦尔被指控在2007、2015、2016、2019和2023年美洲杯市场营销权的销售中收受了数百万美元的贿赂。

由于现年69岁的埃斯基韦尔存在潜逃风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banerosgc.com/,洛代罗因此他仍在瑞士当局的控制下,暂时没有被引渡到美国。“法院认定上诉人与瑞士(本土发生的案件)并无关系,但他并不具备长距离旅行的条件。(我们认为)缴纳保释金和进行电子监控等措施并不能有效减少他的潜逃风险。”埃斯基韦尔面临这最高20年的监禁。

运用一系列复杂的操作来掩盖自己的行贿行为,并通过为一家体育营销公司获得媒体转播权而非法受贿数百万美元。据称,他与埃斯基韦尔和莱奥斯曾在5年的时间里贪污了350万美元。根据报道,菲格雷多每月能够收到3.3万英镑的贿赂资金,这比他担任南美足协主席的2.7万英镑月薪还高。菲格雷多同时也被指控在2005和2006年通过递交伪造的医学报告从而以欺诈方式获得了美国国籍。

在国际足联因受贿原因而对前主席华纳停职之后,阿维特在担任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执行主席期间收取了25万美元的贿赂。

阿维特在去年12月3日于苏黎世被捕,随后在1月16日被引渡至美国。面临指控的他在今年2月3日缴付了1百万美元的保释金之后现被软禁在位于佛罗里达的家中,他的女儿也正与他生活在一起。

早在上世纪90年代,莱奥斯就收受了数百万美元的贿赂。他被指控的罪名有诈骗、受贿和洗钱。

莱奥斯目前软被软禁在他的祖国巴拉圭,但美国方面已经在去年的12月15日获得了引渡他的批准。

他被指在出售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的市场营销权时收受了一家美国的体育营销公司的贿赂。

爱德华多-李最初拒绝了引渡,但在瑞士的检察官们得到了美国方面的审理许可后,他接受了庭审。去年12月18日,他在布鲁克林的法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而如今他仍被拘留着。

马林通过对美洲杯和巴西杯赛事的市场营销权的出售从多家体育市场营销公司手中获取了数百万美元的贿赂。

现年83岁的马林在去年的11月3日被引渡至美国。在缴纳了1500万美元的保释金之后,他如今被软禁在位于曼哈顿的一间公寓里等待审判。

纳波特一直将自己描绘成一位改革家,但实际上在过去数年间他却接受并谋划了一系列的贿赂和回扣方案,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纳波特通过对美洲杯独家经营权的出售从而获取了贿赂。

去年12月15日,纳波特在纽约法庭的庭审中做出了无罪辩护。如今他仍被拘留着。

美国当局以寻租和接受贿赂等罪名对他进行起诉,这其中涉及了决定1998年和2010年世界杯主办权归属的相关投票。另外,华纳还涉嫌挪用公款来购买一幢位于迈阿密的公寓。

尽管为了避免遭受制裁,华纳在2011年离开了足球领域,但美国司法部长林奇还是于去年5月针对他在过去15年里的诸多不正当行为对其发起诉讼。尽管他并没有成为在苏黎世被逮捕的那些国际足联官员中的一员,但这位前国际足联副主席和执行委员会委员因离任后卷入腐败丑闻而成为了足坛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华纳此后发表了一份声明,他说:“我重申,洛代罗我是无辜的。”

布拉特自1998年起开始执掌国际足联,并在任职期间的几次丑闻中全身而退。但去年9月25日有消息称,在瑞士的调查人员以涉嫌渎职和滥用职权的罪名对79岁的布拉特发起刑事诉讼。

这项指控源于布拉特在2011年向时任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支付所谓的“后者在1999-2002年期间的工作报酬”。布拉特在去年6月赢得了自己的第5个主席任期后辞去了国际足联的主席,并承诺将会在今年的2月的主席选举中支持他的继任者。

然而随后在去年的10月8日,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宣布对布拉特和其他几位高官处以90天的临时“禁足令”。随后在去年12月21日将这一禁令定为8年,又在今年2月25日正式确认为6年。

这位法国人自2007年起在国际足联的高层担任要务,也是世界杯组织和管理工作的主要负责人。然而在去年9月17日,他在被指以极低于世界杯门票票面价格的水平进行抛售之后遭遇了停职。在90天的临时禁令结束之后,瓦尔克又在今年的1月遭遇了45天的延长禁令。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最终将禁令的时长正式确定为9年,并向他处以10万法郎的罚金。

这并不是瓦尔克第一次卷入到国际足联的丑闻风波中。在2006年,当他还是国际足联市场营销主管的时候,他因与国际足联的赞助商万事达以及其竞争对手维萨在相关的续约谈判方面存在不当行为而被解职。随后他在2007年才重回国际足联的高层。

在去年5月美国当局的调查中,瓦尔克被指在为南非获得2010年世界杯主办权的竞选过程中作为中介输送给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的官员们多达1000万美元的贿赂资金。在他被解职之前,瓦尔克曾说自己将在今年2月辞去职位。

布尔加在与一家阿根廷公司对涉及美洲杯的相关授权的钱权交易中收受了6-7位数的贿赂。

布尔加在去年12月4日于秘鲁被捕,目前美国当局正在等待将他引渡以便进行之后的庭审工作。

一家阿根廷体育传媒公司为了继续拥有南美解放者杯的转播权而定期地对查韦斯进行贿赂,而查韦斯在得到贿赂之后还会分赃给其他官员。

奇里沃加被指向一家传媒公司每年都主动索要贿赂以向其确保得到南美解放者杯的转播权。

德尔-内罗在南美多项足球赛事中的媒体转播权授权方面参与了收取贿赂和回扣的“询价”和分配,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

德尔-内罗在去年12月3日遭到了美国检察官们的指控,而他一直在抗争被引渡的问题。在于美国当局的指控抗争了35天之后,德尔-内罗在今年1月6日回到了巴西足协主席的位置上继续工作。然而在1月8日他却再次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这一次的时间将至少持续150天之久。

德鲁卡在多项赛事的媒体转播权的授权方面从多家传媒公司和市场营销公司手中收取了多笔贿赂。

在去年12月3日遭到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之后,梅斯内尔于去年12月9日主动自首。

特谢拉被指在过去近20年的时间里,利用自己在巴西足协和国际足联的职务之便在涉及巴西国家队的诸多赛事中对于相关的市场营销和转播权方面收取贿赂。

阿尔瓦拉多接受了一家叫做Full Play的体育营销公司共计45万美元的贿赂。他将其中的一部分贿赂分赃给了自己的同事,而另外一部分则转至他在美国的花旗银行账户中。另外在2009年与Traffic Sports USA公司就一项转播权的谈判中收取了12万美元的贿赂。

作为洪都拉斯国家队的转播权和商业授权的交换,卡列哈斯收受了总计超过30万美元的贿赂。

希门尼斯在对危地马拉国家队转播权的交易中累计获得了超过40万美元的贿赂。同时他还在危地马拉与秘鲁的友谊赛组织工作中获取了1万美元的贿赂。

罗查因洗钱和贪污行为被美国当局指控,他被指在世界杯预选赛的转播权交易中收取了15万美元的贿赂。现年65岁的他还面临着自己的祖国尼加拉瓜当局的腐败指控,有证据表明他在一项转播合同的谈判中获得了10万美元的回扣。

罗查仍然被拘留在瑞士,尽管尼加拉瓜方面也向瑞士政府提出了引渡,但瑞士方面将引渡的优先权最终交给了美国方面。

塔卡斯利用职务之便在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旗下诸多赛事中利用其营销合同收受贿赂。塔卡斯在涉及贿赂的谈判中一直扮演着韦伯的中间人。根据瑞士当局的说法,“塔卡斯极大地影响了世界杯预选赛转播权的竞争,他扭曲了原本在这一领域的正当竞争和谈判。”

特鲁希略为了一家建筑公司伪造了一份假合同以便掩盖其存在的不正当交易,随后他接受了一笔高达六位数的贿赂,并分赃给了其他人。因而他被指控诈骗和腐败等罪名。

特鲁希略于去年12月4日在佛罗里达州的卡纳维拉尔港内的一艘游艇上被FBI的便衣探员逮捕,目前仍被拘留在美国的他正在等待庭审。

瓦斯奎兹收受了一家叫做Media World的营销公司的贿赂,为其换取了萨尔瓦多国家队赛事的转播权。

瓦斯奎兹在去年12月16日在萨尔瓦多被捕,随即遭到了指控。美国当局已经获得了引渡他的批准。

美国司法部声明称韦伯的一个中间人代表他的利益就2013年的金杯赛转播权进行了钱权交易,而这仅仅是他所受到的诸多指控的其中一项。韦伯是瑞士警方于去年五月在苏黎世的逮捕行动中落网的最高级别的国际足联官员。另外,韦伯还被指控在自己的祖国开曼群岛有两次诈骗行为,其中的一项是违反信托义务,他涉嫌故意转移自己的涉案财产。

韦伯在去年7月18日于美国法庭上的传讯过程中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他用共计1000万美元的个人物品做了担保,其中包括11块名表以及3辆豪车(2015年款法拉利、2014年款路虎、2003年款奔驰)(译注:原文并没有交代这三辆车的具体型号)。他被要求软禁在距离布鲁克林法庭约20英里的一幢房屋内,而他本人则希望自己能够回到位于佐治亚州洛根维尔的家中。

这位前尤文图斯和法国国家队的传奇中场球员此前曾被人们认为是布拉特的绝佳继任者,无论是自2007年起所担任的欧足联主席还是作为一名国际足联的首席顾问,他此前都有出彩的表现。但他与布拉特之间可能存在的“不正当交易”很可能将摧毁他未来的足球政治生涯。

普拉蒂尼在去年6月末确认将参加2016年的国际足联主席的特别选举,但他因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处以8年的禁足令而不得不退出竞争。在今年2月26日,他的“禁足令”期限被正式确定为6年。

在去年5月的指控中,戴维森亦是贿赂链条中的一环,而该贿赂链所涉及的资金高达1.5亿美元。检察官认定戴维森为了确保自己的的公司继续持有价值超过3500万美元的转播权和市场营销权而在向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的官员们(尤其是主席韦伯)提供贿赂的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现年44岁的戴维森在遭受指控后交出价值5百万美元的担保(其中包括他在迈阿密的一套公寓以及诸多由他的父母所有的财产)。他一直在“积极地参与到相关案件的坦白中”,目前正被软禁在佛罗里达。

詹金斯父子通过国际银行体系将贿赂资金转至一些足球官员的账户中以换取一些锦标赛、阿根廷国家队赛事、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以及美洲杯赛事的电视转播权。他们被正式指控犯有诈骗和洗钱等罪名。

雨果-詹金斯现年70岁,他的儿子现年40岁,二人在自己的祖国阿根廷被软禁至去年的8月28日。随后一名法官在考虑到美国方面有可能提出引渡请求后将他们释放。如今仍在阿根廷的他们还处于禁令之下,这一禁令要求他们“在未经法官许可的情况下,只能在距离布宜诺斯艾利斯法庭37英里以内或者路程时长在24小时以内的区域活动。”

布尔萨科被指动用了7200万英镑的资金来贿赂一些足球官员以获得一些涉及转播权的合同。布尔萨科在去年五月遭到了指控,他面临着敲诈勒索、洗钱等多项罪名。

布尔萨科在去年5月清晨的一个逮捕行动中消失于巴尔拉克酒店,之后他在6月9日与意大利自首,并被随之引渡至美国。在去年7月31日,何塞·希门尼斯他于布鲁克林联邦法庭上为自己做出无罪辩护。此后他接受了软禁,不但带上了电子监控设备,同时还有一家私人安全公司来跟踪他的一举一动。根据软禁条款,他必须时刻处于布鲁克林法庭的周边50英里之内的区域,这意味着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他的活动范围无法触及纽约的东区和南区。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何塞·卡雷拉斯献唱西安新年音乐会

央广网西安12月30日消息(记者温超 见习记者张美)作为第十五届西安国际音乐节重要演出之一的2017年西安新年音乐会昨晚(29日)在西安音乐厅举行。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何塞·卡雷拉斯现场献唱。

音乐会现场,西安交响乐团与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何塞·卡雷拉斯为观众带来了《我那遥远的故乡》《卡迪斯城的姑娘》《我愿》等经典歌剧唱段。女高音歌唱家万丹、以及与卡雷拉斯、多明戈、乔治乌等合作过多次的大卫·希门尼斯也登台亮相。

何塞·卡雷拉斯,1946年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25岁获意大利“威尔第之声”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开启职业生涯后,短短几年间成为纽约市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伦敦皇家歌剧院、大都会歌剧院竞相邀请的歌唱家,曾与卡拉扬、帕瓦罗蒂、多明戈等大师级人物同台合作。此次音乐会是卡雷拉斯年年满七旬后的首场演出,也是他“世界告别巡演”中的重要一站。

据悉,第十五届西安国际音乐节开幕以来,各场演出平均上座率达90%。其中,陈佩斯、杨立新主演的舞台剧《戏台》颇受观众喜爱,四场演出观演人次接近六千次,各类艺术活动参与总人次也达到两千次,超越历史同期水平。